设为美高梅游戏 | 加入收藏
土地承包经营权是否发生继承问题
张文江、刘玉华诉张文海土地承包经营权继承案
  发布时间:2013-07-22 16:27:07 打印 字号: | |

一、[案件件基本信息]

1、判决书字号

铁岭市清河区人民法院(2012)清山民一初字第00025号民

事判决书

2、案由 :土地承包经营权继承纠纷

3、当事人:原告:文江。

原告:刘玉华。

被告:张文海。

[基本案情]

 2000年原、被告所在地进行新一轮土地发包时,原、被告的母亲蔡桂芝与被告张文海共同生活,其承包地当时分在被告张文海家。2003224日,被告夫妇将母亲蔡桂芝送到法庭,请求法庭帮助解决老人的赡养问题,经法庭主持调解,蔡桂芝与其子女达成赡养协议。协议约定“蔡桂芝由原告张文江夫妇赡养,其余子女承担赡养费,被告将蔡桂芝的承包地给原告张文江,协议生效后被告给原告200斤大米。”协议签订后,被告将其母亲蔡桂芝的承包地交给原告张文江使用,并给原告200斤大米作为母亲当年的口粮。蔡桂芝于当年去世,原告夫妇承担了老人的丧葬事宜。20058月铁岭市政府颁发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将蔡桂芝的承包地登记在原告家的经营权证书上,二原告耕种使用至2011年底,被告张文海并没提出过异议。2012年春,被告张文海强行耕种蔡桂芝的承包地,二原告多次找村委会、镇政府解决此事,但被告不同意退还所占承包地2012年当地土地承包租赁费为每亩700元,2.6亩为1820元。被告2012年向该承包地投入种子、化肥等费用约1840元。

[案件焦点]

    二原告认为原、被告的母亲蔡桂芝的承包地登记在二原告家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上,所以其母亲蔡桂芝去世后,其承包地应由二原告继续承包经营,不发生继承问题。而被告认为分地时原、被告的母亲蔡桂芝的承包地分在被告家,所以其母亲去世后的承包地应该由被告承包经营。

[法院裁判要旨]

铁岭市清河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诉争2.6亩土地是以家庭承包方式承包的耕地。家庭承包的承包方是本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户,即家庭承包是以农户为单位而不是以个人为单位。这就决定了家庭土地承包经营权的继承与一般意义上的继承不同。当承包的农户中的一人或几人死亡时,承包地仍由其他家庭成员继续承包经营,不发生继承的问题。二原告持有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证明其是本案诉争土地的合法承包人,故本院对二原告请求被告退还占用承包地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因原、被告是亲兄弟,且被告张文海今年已向该土地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和人力,故该承包地今年仍由被告耕种为宜,但被告应给付原告今年的土地租金作为补偿。原告要求被告赔偿今年承包地损失4000元的诉求过高,应以当地土地租金为依据,本院依法酌定为1800元。     

铁岭市清河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五条、第二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一、被告张文海于2012年末退还占用的原告张文江夫妇的承包地2.6亩(蔡桂芝的承包地);

二、被告张文海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原告张文江夫妇2012年土地租赁费1800元。

[法官后语]

这起案件的发生在当地有着普遍性,判决结果产生的影响是深远的,起到了判决一案教育一片的作用。本案原、被告双方是亲兄弟,当地在2000年进行新一轮土地发包,当年原、被告之母蔡桂芝的承包地分在被告家。20032月被告夫妇将老母亲送到法庭,要求解决老母亲的赡养问题。经法庭主持调解双方达成协议,约定老母亲由原告夫妇赡养,并且被告同意将老母亲的承包地划归原告使用。原、被告之母蔡桂芝于当年去世。2005年当地政府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老人的承包地登记在原告家。2012年初,被告强行耕种已故母亲的承包地,并认为这块地本来就分在被告家,应当由被告耕种使用。

农村土地承包是以家庭为单位的,承包方是本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户,当承包的农户中的一人或几人死亡时,承包地仍由其他家庭成员继续承包经营,不发生继承的问题。就本案而言,被告如果当年赡养老母亲,那当他母亲过世后,其母亲的承包地当然由被告继续承包,不发生继承的问题,但被告将老母亲送走,由原告夫妇赡养,老人的承包地也随之划入原告的承包合同中,所以老人的承包地登记在原告家。虽然原告夫妇赡养老人时间不长,但在其他兄弟姐妹都不赡养老人的情况下,原告夫妇肯承担赡养义务,在老人去世后,依法耕种老人的承包地既合法,又符合公序良俗。此案宣判后,在当地引起很大反响,同时对社会风气产生了积极的引导作用。

责任编辑:清河区法院